麻雀

“宰相”终于同他接了头
更新时间:2019-09-27 12:58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令她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安六三就出现在了汪伪政权的特工行动处,正接受着严刑拷打,特工们的酷刑与威胁交叉上阵,目的是要他交代出共党“麻雀”的下落。

  穿着驼色毛呢长风衣的沈秋霞是一名中共特派员,她蹬着黑色高跟鞋踏在浅浅的雪地上,缓缓走过上海的街道。两小时前,她正在跟安六三谈话,准备与另一位同志接头。

  送走了沈秋霞,毕忠良将“米高梅”舞厅中的所有人控制在舞厅内排查,抓走了8个嫌疑人。

  1941年冬天,早已沦陷的上海,外面却依然雍容华贵。表面的繁华之下,侵华日军在上海大肆搜捕抗日志士,汪伪组建由前军官毕忠良担任处长的“特别行动处”为虎作伥。

  此时,在汪伪特工的拷打和威胁下,安六三终于松口,“宰相”的行踪已经被暴露。

  果然,汪伪特工行动处处长的毕忠良带着一行人来到了“米高梅”。气质出众的沈秋霞很快引起了一行人的注意,毕忠良要求下属活捉沈秋霞,一场枪战后,沈秋霞中枪,毕忠良为了获得更多情报,坚持要留下活口,将她送进了医院。

  刚刚与亲人重逢就经历了一场“风波”的陈深回到住所,将今晚的发生的事情,遇到的人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遍,不由身心俱疲,一夜未眠。他告诉自己,对于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他必须装作对一切漠不关心,不能漏出一点儿破绽。第二天一早,陈深掩饰着心中的澎湃,漫不经心地向下属打探沈秋霞的状况,得知秋霞没有死,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里没有人知道,沈秋霞是陈深的嫂子,同时也是一名地下党,代号“宰相”。三年来,陈深以为组织早已将他遗忘,每天混迹在纸醉金迷中,面对敌人不能打不能杀,只能赔笑,这样的生活让陈深痛苦而迷茫,好在,“宰相”终于同他接了头,他又被组织重新启动,赋予了重任。

  陈深同毕忠良一同走进牢房,审查前一夜在“米高梅”抓到的共党嫌疑人。8名嫌疑人在酷刑之下,竟然全部承认了自己是员,这让毕忠良头疼不已,而陈深依旧保持着平日吊儿郎当地姿态,表示对此事并未上心。即使这样,狡猾的毕忠良仍然对陈深心存怀疑,派陈深去医院查看情况的同时又交代手下盯紧陈深,避免他与疑犯沈秋霞的接触。毕忠良的心腹伍志国紧紧跟着陈深,为了顾全大局的陈深,暂且只能在病床前看几眼虚弱的沈秋霞。于此同时,陈深暗部机关,在医院制造了一场连环爆炸。

  与李小男热舞的陈深却用眼光追随着角落中的沈秋霞,考究的大衣,优雅的举止,沈秋霞与大大咧咧的李小男完全是两种类型。陈深款款走向沈秋霞,像搭讪任何一位姑娘一样,他为她点了一杯葛瓦斯,带她离开了嘈杂的人群。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歌舞升平的歌厅“米高梅”,陈深带着靓丽的李小男在熟悉的灯红酒绿中穿行,翩翩起舞。陈深,世人眼中的花花公子,剃头匠出生,因为与特工行动处的处长毕忠良是生死之交,因此当上了特工行动处的第一大队的队长。然而,陈深的真实身份是一名沉寂了三年之久的地下员。依偎在他身边的,是漂亮活泼的李小男,一个自称是电影演员的女人,总是大大咧咧、毛毛躁躁,常常和陈深混迹于舞厅,一心想要嫁给他,即使陈深总是把她当做兄弟。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