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她面上还是惯常示人的明媚笑意
更新时间:2019-10-12 10:51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穿旗袍,不免多看几眼。看多了她穿洋装,这旗袍在身倒也新鲜,倾身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你穿旗袍原来这么好看。”

  想着他把她往怀里掂了掂,唬得李小男搂住他的脖子又去拽他领带,“那怎么办?”

  这样的话平时听倒也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是现在这么听,李小男有些不舒服,不着痕迹又再拉开一些距离,“我本来就是如假包换的女人啊。”

  他偷偷伸手去抓她落在身后的影子,细长清晰的一抹,“你会一直这么喜欢我吗?”

  “胡说八道!”李小男被激得扬起小下巴直勾勾地盯着他,他眼中的戏谑已经换成更深层次的刺探。她眼睛瞪得圆圆的,眼神天真又无邪,一点也不怕他,“我只想嫁给你,你却从来都不想娶我。”

  也许是他想多了吧,陈深挑眉又笑,顺手把灯拉灭,瞬间陷入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李小男似乎在长舒一口气,他却抓住她逃开的手,一把把她抱起来,“谁说我不想娶你了?”

  只好把枪藏好,她换上见他才会用的表情高兴地去开门,“陈深,你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觉,所以才连夜来看我的?”

  她面上还是惯常示人的明媚笑意,不管遇上谁都还是宛若太阳花的姿态。哪怕从一开始,她就知晓她们选择的是一条向死而活的道路。

  其实李小男一直都明白,姐姐有喜欢的事物和心爱的人,不过这些和她的信仰比起来,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她最后看一眼,抱以同样的笑容。

  “小男,”陈深转身去看她,适应黑暗后再看,雪已经停了。雪后的白月光,透过窗户洋洋洒洒照进来,落得她满身清冷,窈窕聘婷。

  “李小姐,你笑起来真是好看。”柳美娜真心夸赞,在行动处这样的地方人人都说她是人精,说的话当不得真。可是李小男生动的笑容总让她恍惚,又说不上究竟是哪里不同。

  姐姐还是那样对她笑,眉眼弯成一道桥,仿佛苏州温暖的三月里,碧色垂柳略过青青水面的轻抚。李小男一直觉得她的姐姐啊,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女子,拥有着一颗温柔又谦卑的灵魂。

  话音未落,响起笃笃的敲门声,谁这么晚还来找她?习惯性地摸了摸枕头底下的枪,就听见有人在门外不停叫她,“小男。”

  李小男被这打量的目光看得发慌,又不敢乱了阵脚坏他躲避跟踪洗嫌疑的步骤,假装什么都不知松开手,轻轻帮他抚平别抓皱的领口。“你现在不是也看到了吗?又有什么不同?”

  “哦?”人影还在那里,陈深入鼻都是她淡淡的发香。她应该是刚刚洗了澡头发还没干透,玲珑有致的身材让旗袍勾勒得婀娜多姿,腰身只有细细的一抹。“原来你不是穿给我看的吗?”

  用客气的道谢回过去,李小男右眼突突跳个不停,“李小姐,你要是有哥哥姐姐的话,他们一定把你宠上天去,哪里舍得你做这么辛苦的演员。”

  她可真轻啊。陈深没来由地一阵心疼,这么瘦就不知道多吃点吗!放眼全上海,真心对他好的女人恐怕只有她一个了吧。

  书桌上是读到一半的诗歌,李小男忍着心中酸楚拿过来,台灯的光柔柔地洒在书页上,照出诗歌最初的样子。

  眼下他灼热的气息喷薄耳边,麻麻地痒,她着急使劲想他放她下来,他却贴得更近,“别乱动,他们还在下面。”

  李小男目光盈盈的,带着薄薄的水雾,就像是在哭着笑,柳美娜后知后觉地懊恼这样的唐突,“你这样好的姑娘打着灯笼都难找,陈队长可真是赚到了呢。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一定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陈深把长腿伸直,只差一点点就抵上她的鞋尖了,“也不是啊,关于你,我就知道的很少。”

  进了屋斜眼留意跟踪的人躲在楼下的电线杆后没有走,陈深虚虚揽过她细细的腰身。这才注意到她穿了一身素净的月白色旗袍,领口描一朵小小的黄色太阳花,强烈的色彩搭配倒也不觉得突兀。

  然后她看见陈深过来拉窗帘,另一只手臂撑着桌子又把她无声无息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