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无题 (陈深X李小男一发完)
更新时间:2019-10-12 10:51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李小男第一次遇见陈深时,她拍戏从二楼阳台上险些摔下去,剧务人员七手八脚的拽着她,险些撕碎她戏服的裙子。

  他脱了外套,走到李小男勉强,裹着她的下半身,回头瞧着导演,道:“我能带走她吗?”

  那导演骂起来没完没了,后面的话越来越污秽,李小男眼泪在眼底打转儿,她咬咬牙,决心拼着不要这个工作也不能受这个窝囊气。

  腰板刚要挺直,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从导演身后传来,温温吞吞,不紧不慢:“这样一个不关心人有没有事的剧组,能拍出什么好戏来?”

  李小男好笑的看了看陈深,她摸了摸半长的围巾,对着陈深比了比,说,好看吗?

  她素来是个龙套演员,原本是穿不得这么好看的裙子的。今天这场戏拍的是假扮小姐骗父母,真小姐已经穿了丫鬟衣服跑出去私会公子的戏码。

  他请她上车,告诉她,我叫陈深,在行动处工作。他说这话时,嘴角还是一贯上挑着笑,从汽车后视镜里。

  李小男委屈,却又不敢辩驳,她需要这份工作,否则她没有钱交房租,更没有钱吃饭。

  一干围观的全都朝后看,导演本就气的青烟直冒,这下可算逆了鳞,找到一个新的宣泄口。他回身握着剧本卷成的桶子指着来人就骂,可一句“你他奶奶的”都没骂囫囵,便哑了声。

  李小男弯腰一个劲儿的道歉,那导演却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气急败坏的简直想要扒光李小男的衣服。

  后来他看见了那条消失的红围巾,它安静的躺在保险柜里。它被叠的规矩,小心的用包装纸包着,拆开的时候,陈深觉得,那是李小男的珍宝。他甚至能想到,在某个阳光的清晨,她小心而仔细的包裹着这条围巾。

  他仰着头,一丝不苟还有些发黄的头发在阳光映射下竟叫人觉得那么好看,他眉头皱着,脸上也是一副惊魄未定的表情。

  其实孤身一人的上海,有这样一个一直一根筋的对他好的人,即便是个石头,也会动情的。

  阴暗潮湿牢狱不适合李小男,她虽然只是个小龙套,但是她美的动人,笑起来灿烂的像是要将所有的阴郁天都变晴朗。

  陈深就是李小男心里的白马王子,是戏台上英雄救美的英雄,是李小男漂泊上海唯一一个亲人。

  后来,陈深也没有见到这条围巾挂在苏三省的脖子上,也许,李小男认识到苏三省并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又也许,依李小男毛躁性子,织了一半便觉得没劲于是扔了。

  他双手插兜,嘴角微翘,身上穿着时髦夹克衫,一瞧就是个不知愁滋味的公子哥儿。这么一个人就在一群人中间一站,闪目得不得了。

  陈深其实有时候也费解,这样性格的女孩子究竟是怎么在风云诡秘的上海存活下来的,也许当真是傻人有傻福?

  果然,因为她刚才的失误,剧组吓个半死不说,耽误拍摄,尤其还毁掉一身裙子。导演握着剧本怒气冲冲的穿过人群走到她面前。

  牢房外麻雀叽叽喳喳,阳光好得不像是冬天。陈深双手插兜,眯着眼看了好大一会儿,然后抬脚缓慢朝外走去。

  他喜欢和李小男打打嘴仗,也喜欢李小男抱着保温桶里面的汤汤水水跑行动处去找他,尽管他表现的很嫌弃。

  她粗枝大叶,对什么事都不计较,比如那个指着她骂的导演后来再找她拍戏,她也欣然应允。只是陈深不放心,有时候从行动处做任务返回时,也会拐到李小男拍戏的地方稍稍看上一会儿。

  李小男被拽了回去,她心跳如鼓,双腿发软,低头瞧着被工作人员撕烂掉的裙子便知不好。

  李小男半个身子已经伸出阳台外,低下头是很高的地面还有一个双手做出要接住她姿势的男人。

  李小男以前不相信,也看不懂,却也不伤心。因为陈深一贯花心,一贯喜欢拈花惹草。他不过是个不收心还贪玩儿的男生,迟早有一天会累的。李小男就在原地等他,多久都等。

  李小男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她照旧给陈深送汤,照旧粘着陈深。直到她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