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我看了小说很多次
更新时间:2019-10-07 17:24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在收到唐山海的邀请后,陈深本来打算带着李小男去的。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气头上的姑娘,他可没心情哄。在沙逊大厦十八层吃饭的时候,刘兰芝居然带了刘美娜来。陈深倒是乐得开心,他想自己总算有机会能接近了刘美娜了。毕竟,档案室的钥匙在刘美娜身上。可是陈深不知道,刘美娜能来,完全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她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表达了倾慕之意,落款是陈深。只有女人才了解女人,越是这样端庄严谨的单身女性,其实越渴望爱情。所以,李小男给了陈深这样的一个机会。李小男坐在隔壁包厢,默默听着毕忠良一行人的谈话。要不是重生一世,她怎么能知道毕忠良他们订的吃饭房间会在这里。不过,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也是有道理的。毕忠良的《空城计》刚刚落幕,苏三省就出现了。李小男拿着水杯对着墙壁小心翼翼地听着的时候,苏三省熟悉的声音落在了李小男的耳朵。“唐先生,在你未到重庆之前,苏某……”杯子落地的咣当声惊醒了噩梦中的李小男,她慌张起身逃离。幸而,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个细节,毕竟杯子落在地毯上的声音不足以打破隔壁的诡异的气氛。苏三省是上海军统站长曾树的贴身侍从,如今被策反成功。他的到来也带来了上海军统战的重要情报,谁都知道,军统战就要完了。苏三省在看到徐碧城匆匆前往洗手间的时候就起了疑心,他快步上前却遇到了陈深。他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不是故意的,恰巧的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可是苏三省没有介意,他大大方方地接过了陈深的烟。“陈深兄,以后我到了行动队,你要多关照。”出乎他的意料,陈深说,他可以帮他剃头。苏三省不可置疑的笑了笑了,他不知道他一笑,眼角的纹路加上湿漉漉的头发格外的渗人。但苏三省知道,眼前的陈深要么就是如他所见的这般简单,要么就是他不知道的复杂。回到房间,毕忠良就宣布了抓捕行动的开始。唐山海和徐碧城两人却紧张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尽管这样的训练二人也做过不少,可事到如今也是效果甚微。同样身为卧底的陈深倒是很容易体会这种感觉,于是他成了屋子里唯一看破二人身份的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只有当你设身处地的经历过之后,你才能懂的这种感受。别人信誓旦旦的理解,都是废话。所以,陈深和唐山海两个人都在考量着彼此的身份。

  陈深带李小男去吃饭,李小男喝了很多酒。上一世她是因为开心而喝,而这一次她不知道,她或许是该开心但是她却怎么都笑不起来。陈深不是为了她去出气,浦东三哥前段时间差点搅黄了一笔鸦片交易。可那次鸦片交易的背后是毕忠良,陈深的“好大哥”。酒过三巡,陈深还是没有忍住“你的手腕?”那天回到局里他就让扁头去调查,扁头说李小男在米高梅舞厅一别后,消失了很久,那条自杀的疤痕大概是那时候有的。“不小心划的,你知道的,演员嘛。”李小男一边说,一边打马虎推开了陈深关切的手。“李小男,你有种。”不知为何,陈深听到这样敷衍的言语很是生气,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重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那以前的我是那样的?”李小男嘲讽的笑了,她咯咯咯咯的笑了很久,一直到她觉得她把所有的泪水都挡回去之后才停下。“不要怀疑,我还是爱着你。”“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深像是努力解释什么,可话出口,他却不知道怎么解释。米高梅舞厅的那一场闹剧时,毕忠良曾侧面打听过他对于李小男的态度。陈深记得他对毕忠良信誓旦旦说,我只当她是兄弟。“我只想知道你的伤口,是不是因为我。”陈深像是认输般的突然泄了气,现在他只想要一个安心的答案。“陈深,你想听到什么?”“实话。”“我说了实话,你会因为愧疚娶我吗?既然不会,那何必问。”“所以,是真的吗?”陈深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怔怔地看着李小男。“当然不是。”李小男又笑了,不过这一次是点到为止。“我李小男追一个男人,就算追不到我也会大大方方放手。再说,手腕的伤疤是当时为了吓唬浦东三哥划的。你知道的,对付那种流氓只能这样?”陈深没有追问,他不确定李小男的话是不是真的,可是李小男这样的答案无疑是最好的。乱世里,谁都不会是谁长久的依靠。回去的路上,陈深一直拉着喝醉了的李小男,生怕她小心撞到了别人。“陈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这是什么鸟?(动植物小白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