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可终归不是亲生骨肉
更新时间:2019-10-04 19:33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现在放弃了,那么他们会怎么想?”毕忠良叹了口气,看着这个自己的养女。他对这个孩子并非全无感情,可终归不是亲生骨肉,到底是存了几分利用的心思的。让她这样做,势必影响她的人际关系甚至是终身大事,可她当年却是答应了,现在反悔也是为时已晚。

  “他们会说,毕忠良让自己的养女装疯卖傻那么多年,潜伏在行动处,用心叵测,连自己的养女都要利用,实在是丧尽天良。”毕忠良语气缓慢平和,循循善诱般,谢归晚有一瞬间觉得,像极了他对犯人说的话。充满了说服力。可他说的没错,他并没有逼迫她这样,一旦开始,就无法再结束了。

  而苏三省呢?阴郁,狂傲,心狠手辣,这样的人即使在行动处这样的地方,也注定不会受到欢迎。他背叛军统,甚至将军统上海区连根拔除,杀的一干二净。他不是个好人,从任何意义上来讲都不是。可她却从他的眼中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他的眼神是阴沉的,却也是坚定的。是为了目标不顾一切的狠辣,亦是对命运不愿低头的决然。他和她一样,孤身一人,他却远远胜过她。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为此付出一切努力。哪怕孤注一掷,哪怕孤军奋战。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苏三省会喜欢太阳花一样明媚的女孩子。这个想法毫无根据,可她就是这么觉得。也许人都会喜欢和自己截然相反的类型,以达到互补的效果。不过,她为什么要想他苏三省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她是行动处的痴傻小姐,他则是她要暗中监视的人。她在想什么呢……

  扁头心中暗暗叫苦,怎么又是谢小姐,这个谢小姐委实有些古怪,举止不正常也就罢了,关键是她拦截他买的早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毕处长的养女他总得给个面子不是?可把早点给了她头儿又要责骂他,免不了再跑腿一趟。如此说来,这谢小姐是瘟神一般的存在,能避则避。

  谢归晚打开窗户,俯视着整座城市,任由雨水打湿她的头发。这座叫做上海的城市,饱含着无数人的血与泪,和祖国大片已经沦陷的土地一起,在这个雨夜无声地流着泪。她曾对毕忠良的话言听计从,如今却迷惘起来。难道她要一生做一个傻子,为特工总部工作,监视的是那些有着“被策反”动向的人……可她心中知道,那些人才是正确的选择。在这个年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无奈,可毕忠良选择了这条路,难道她注定也要走这条路,一条残害同胞,与日本人狼狈为奸的道路?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影佐将军曾派人单独带他前去谈话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