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我就废了你的左手
更新时间:2019-10-03 17:01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唐山海也愣住了,就见陈深完全不似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居高临下的站在疼的面色扭曲的苏三省身前,低低说道,“今天你的左手碰了他,我就废了你的左手。日后你再来骚扰他,”他说着,把冷冰冰的枪口抵住苏三省的左胸,“我就挖了你的心,把你扔给乱葬岗的野狗。想必你这种乞丐出身的,也就只配活在那儿。”说罢,又不解气的拽起苏三省的头发,狠狠在地上磕了两下,鲜血四溅。

  苏三省看着唐山海的一系列动作,突然开口问道,“那两只杯子是唐队长和陈队长的?”

  苏三省已经骇到失语,谁能知道整日流连米高梅,胸无大志的剃头匠陈深,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苏队长。”唐山海斟酌了一下,勉力保持着微笑,“唐某虽然和陈队长关系比较亲密,但……并不喜欢男人。”

  苏三省两步跨到唐山海面前,一把拉住唐山海的手,质问道,“为什么陈深可以,我却不行?唐队长未免高看了陈深,他日日流连花街柳巷,想必唐队长心知肚明。我比陈深,哪点不如?”

  “苏某仰慕唐队长已久,很是羡慕陈队长能抱得美人归,只是不知以唐队长的眼光看,苏某如何?”

  唐山海甩开苏三省,后退两步逃避那股血腥味,强忍着不适刚想开口喝退这个疯子,就见苏三省被唐山海甩手的动作刺激到,直直冲上前拥住了尚在厌恶不已的唐山海。

  下一秒,门发出巨大的声响,直接从外面被踹开,陈深举着枪站在门口,眼角通红。

  陈深表白时在他手心写过一句话,那温度一直烫进他的心里,陈深说——你就是我的信仰。

  “既然如此,唐队长觉得苏某如何?”眼神灼灼的盯着唐山海饮茶的动作,苏三省缓缓问。

  “还请唐队长赐教了。”苏三省步步逼近,唐山海拿枪的手开始忍不住颤抖,他真的想扣动扳机打死眼前这个人,可是他明白,一旦稍有差池,毕忠良无法给日本人交差,最终还是会处置他。

  “起的有些晚了,比不得苏队长辛苦了一夜。”唐山海礼貌的笑笑,走近苏三省打开办公室的门,微笑道,“进来喝杯热茶吧,苏队长找唐某有什么事?”

  唐山海单手提着水壶往被子里注水。动作优雅流畅,表情没有一丝破绽,“男人嘛,谁不是家里一个外面一群的?唐某自认不是什么君子,正好陈队也正有此意,放纵一下罢了。苏队长也是男人,不会不懂的,对吧?”

  陈深赶忙上前揽住唐山海,让他用茶水漱漱口,也顾不得苏三省,心疼的擦去他满头的冷汗,发现唐山海指尖冰凉,又给他披上自己的大衣,让他在沙发上坐下闭眼休息。

  唐山海一向严肃的面容此刻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轻佻坏笑,好像真的是一个偷腥的贵公子,看的苏三省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唐山海嗅的到他身上的血腥味,浓重的、渗入骨髓的鲜血,他的同伴的鲜血。早上呕吐的感觉还未褪去,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忍住胃里的不适,脸色苍白。

  苏三省见他不敢开枪,料定般的笑起来,看着唐山海颤抖的动作让他充满了成就感。

  陈深稍稍找回一点理智,就见唐山海脸色难看的吓人,看到他恢复了些神志,立马扶住一旁的花盆干呕起来。血腥味,苏三省身上腐朽的可怖的味道,刚经历过一场危机的解脱感,让他双腿发软就要站不住。

  唐山海觉得那股反胃的感觉又来了,诡异,诡异至极。看着苏三省凝视他的眸子,他觉得自己好像引得狗垂涎的那根肉骨头,这种认知让他刚刚平复的胃又一阵泛酸。

  “抱歉,这是我的私事。”唐山海放下茶杯,唇色苍白,“苏队长今日说的,唐某只当是戏言。苏队长请回吧。”

  腹部隐隐抽痛,翻上来作呕的感觉压制不住,唐山海觉得头晕目眩,仍是强打精神与这个疯子周旋。他缓缓掏出手枪,对准苏三省的头颅,强装冷静回道,“苏队长觉得,是唐某的枪法更好些,还是苏队长的拳脚更好些?”

  意识瞬间松懈,头晕感让他甚至撑不住自己,只是抬头看着陈深,露出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