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那就得做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准备
更新时间:2019-10-03 10:55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小娘子觉着自己被轻贱了,恶狠狠抹了把脸面,嘴上的胭脂糊成了一团一片,形成张血盆大口般的模样。他没有露出要将唐公子生吞活剥的意思,只低低骂了声,掉头就走。

  唐公子后院遇见假娘子,堂皇一瞥,就窘得低下头去。假娘子戏装只上了一半,头面都未及带上。油彩将他的脸蛋勾得粉嫩嫩的,脑袋上却是青茬茬一头皮的小刺毛,不雄不雌的样儿。

  唐公子曾听人讲过,唱戏的都有两副面貌,一副是台面上的,一副是下了戏的。台上是戏,台下是自己,卡在中间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了。这种“非人”的状态,唐公子觉得自己不该瞧见,就低下头去。哪知道这一动作竟惹了小娘子生气。

  小娘子骂的什么唐公子听不懂,也就不生气,只觉得他怒气冲冲的,想来自己应该是做错了。唐公子在口袋里翻来翻去,找出块朱古力。他给小娘子递过去,黏糊糊的说你别生气了,我给你吃糖。

  唐公子好似见着了什么十分不体面的事儿,烧红着脸低垂下眼去,不留神又瞥见小娘子绣花的藕粉色鞋面,眼睛更不知该放哪去。

  --这很不寻常,平时在戏班子里,他可是从来不肯吃亏的。他打架凶、又劝不住,谁要是胆敢惹到他,那就得做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准备。

  唐公子瞧他摔得那么狠,捂着个腰起不了身的样子,便赶忙上前将他扶起。他们个头相当,若不是小娘子瘦得只得一把骨头,唐公子还真不一定扶得起摔得浑身用不上劲儿的小娘子。小娘子这一把身子骨头硌在唐公子怀里,硬邦邦的全无一点女孩儿的柔软模样。硌得唐公子清醒了,这哪是夹在虚幻和现实里的妖异,这就一身量不及自己的小排骨儿。

  可这次非同一般,他是去“逃命”的。逃开才子佳人的风流故事,到尘俗里去。戏班子师傅知道他花花心思多,还有逃跑的先例,平日里将他看得极严。他稍有点风吹草动,就要被师傅捉起来揍一顿屁股。他只得挨着,乖乖的装着,仿佛完全丢了逃跑的心思,才骗得师傅在曹府上的大奶奶寿辰时,带上自己一同去唱戏。

  他知道师傅不会兴师动众的来捉他,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儿,要是让曹家人知道唱戏的跑了,演砸了戏,戏班子怕会是一个赏钱都讨不到。他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避开了宾客下人,竟是越跑越偏,再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小孩子欣赏不了京剧里拖长了嗓音说话的方式,唐公子就在母亲无奈的目光下溜下了椅子,自己跑到别处去玩了。

  小娘子没见过唐公子手里的东西。可瞧这唐公子一身明眼看来价值不菲的衣服,就该知道那一定是稀罕玩意。戏班子里从来都是凉开水冲硬面馒头,白糖蜂蜜水都是留给稍有些名堂的角儿润嗓子用的,甜食什么的自打他入了戏班子起就没有的吃了。小娘子经不起诱惑,板着张脸回过身,从唐公子手里捉走了糖。

  他这一迷路却撞上了因为气闷,溜出来闲晃的唐小公子。过寿的曹奶奶是唐家老爷的姑姑,唐小公子的姑奶奶,算得上是十分亲近的关系。唐公子更小的时候老是来姑奶奶家玩闹,曹府上下仆佣都将他认了个大概,一路乱跑乱逛竟也没人拦他。

  巧克力早就被唐公子的体温捂热了,放进小娘子嘴里后两三下就化了个精光。小娘子吃不惯,只觉得嘴里一包又苦又稠的东西,仿佛有些在巷子里闻见的中药的味道。他呸呸吐了个干净,扑过来就要卡唐公子的脖子--他觉得唐公子是故意逗弄自己。

  演的贵妃醉酒,他被安排在杨贵妃后头,扮个不张嘴的宫女。趁着后台乱哄哄扮着装,他抓准机会跑了出去,师傅只及得在身后骂了句小兔崽子,他就一溜烟跑走了。

  他是气急了眼,压根没注意到唐公子先前踩着玩儿的一地小石子,一脚踩上去仰天摔了个结结实实。他咬着牙不肯痛呼出声,可没想到这么一摔已是惊天撼地的动静,直摔得一直不肯看人的唐公子都抬起了脑袋,一睹他的“风姿”。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躺在床上的唐山海忽然坐起来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