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躺在床上的唐山海忽然坐起来
更新时间:2019-10-03 10:55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唐山海之所以能在军统如此赫赫有名,除了身手和头脑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忠诚,对忠于职守,对国家肝脑涂地。

  轻轻地叹了口气,苏三省他是听说过的,军统上海区副区长,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为何叛变?唐山海忽然觉得有些生气。

  闭上眼准备承受下一波酷刑,只听苏三省轻轻叹口气,“唐山海,你死了之后是要上天堂的,而我,大概就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唐队长,你这么辛苦,看的我也不忍心,干脆就痛快说了,少受些皮肉之苦。”

  眼前的唐山海,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举止优雅的行动队队长,而是满脸淤血、形容枯槁、骨头碎裂的阶下囚。哈,谁比谁高贵呢?

  躺在床上的唐山海忽然坐起来,救赎!也许苏三省说那句话的意思是,希望自己能救赎他?

  唐山海在被抓的时候没有过多的反抗,甚至没有惊讶。苏三省和唐山海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他发现后者一脸淡然,仿佛李默群咬着牙说出的那句“给我带走,严加审问”不过就是“晚上一起喝一杯”这样稀松平常的问候。

  命运再次跟苏三省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在最落魄的时候见到了仰慕的人,是一种什么感觉?

  在想什么?想起了在军统的那些日子吗?想起了自己曾经对着党旗和蒋委员长画像宣誓,一生一世,决不辜负的期望?想起了在各种行动中牺牲的战友?想起了无休止的战争?

  而如今,唐山海叛变了。苏三省本就有所怀疑,特工的天赋与直觉告诉他,盯紧唐山海。

  直到那天,苏三省酒醉之后,对唐山海说“我曾经也想报效国家,杀光汉奸的”,唐山海后知后觉的发现话语中隐藏的需要救赎的意思,却也无法给出回应。

  所以苏三省永远都不会明白,唐山海每一次利用他的时候,内心并不是真的毫无波澜,但是如果对一个罪大恶极的汉奸抱有抱歉的心情,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

  “我曾经也想过报效国家,杀光汉奸的。”他曾经在酒醉后这么对唐山海说过,唐山海垂下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山海的脸上居然有轻微的笑意,伤口牵扯嘴角,血脉的流动方向因为肌肉的运动而产生轻微的扭曲,着让唐山海的表情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唐山海余光瞄到李默群和毕忠良都看向他,他只得扯出一个微笑,他听到自己说,“幸会,苏副区长。”

  那时尚在军统,苏三省就听说过唐山海,他的智慧,他的勇敢,他的果断,还有军统里流传的关于唐山海的各种传说。苏三省不只一次地兀自盼望着能与唐山海并肩作战,他甚至想象过很多种与唐山海共事的情景。

  诚然,自己叛变军统,投诚汪精卫,为日本人做事,国仇家恨在自己身上都仿佛十八岁那年的流行感冒病毒,转瞬即逝。

  唐山海不会相信苏三省那句话是出自真心,就像他不相信苏三省那句“我曾经也想过报效国家,杀光汉奸的。”

  其实苏三省自从知道军统有个熟地黄潜伏在特工总部之后就在怀疑唐山海,李默群和毕忠良不知道,他却清楚得很。

  对不起,我就这样忽视了你的求救,将你一个人扔进这阴诡地狱里,绝望又痛苦;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推理,那就是唐山海,不是李默群的人。那么他是谁?他在为谁做事?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失手被擒,是唐山海能够预料到的结果。从他第一天潜伏开始,他就已经料到自己最终的结局,并不是不相信抗日战争终会取得胜利,而是战争总是需要人牺牲。

  他不是感受不到别人在他身上投去的打量的目光,混合着鄙视、恐惧和冷漠。可是他不在乎,他统统都不在乎。

  76号的酷刑臭名昭著,即便是对于唐山海这样杰出的特工来说,也是难以忍受的。因此苏三省在听到唐山海气若游丝地说“杀了我吧”的时候,并不觉得意外,他唐山海也不是铁打的。

  本文主苏三省X唐山海,相爱相杀,在原著基础上扩写,主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就算你的李小姐有男朋友也没事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