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苏三省颤抖着手解开李小男的浴袍
更新时间:2019-10-02 15:17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李小男把苏三省推开,一边伸手抚着自己的脊背,一边拧着苏三省娇嗔道:“猴急猴急的!你不知道先抖抖被子啊!”

  他设想着一些小细节,如何能让气氛浪漫起来,浴室里传来隐约的水声,想着想着他有些不太好。

  苏三省还没解开带子就听见李小男的一声痛呼,腰上也被重重拧了一下,他有些懵。

  苏三省感受到背后花生红枣传来的硌痛,整个人都当机了,原本营造出的优雅从容浪漫温和的气氛全消散了,他有些傻气的道歉:“对、对不起啊小男,没事吧?我看看!”

  苏三省洗澡的速度比得上急行军,他匆匆擦了把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草草围上浴袍往外奔,等快要推门出去时又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衣着,推门踱着方步慢慢走了出去。

  苏三省唇舌辗转于李小男暖玉一般的身体,喷出的鼻息暧昧又火热——他不是个有耐性的人,面对李小男时却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一点一点来,怕吓着了这无上燕飨。

  “嗯!……奥!”苏三省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此刻李小男的话对他如同蛊惑,让他不由自主地像个牵线木偶一样依着她的话行事。苏三省呆呆地往浴室里走,李小男跺了跺脚,又嗔一声“傻子”快走两步将他的浴袍塞到了他怀里。

  床上铺着大红的牡丹花的床单儿,中间还有大大的“囍”字,枕头也是大红色。苏三省挨着李小男坐着,李小男身上的热气传过来。他的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又觉得不够从容,想放到腿两边,不小心碰到了李小男的腿,整个人触电般地弹起来。李小男低下头噗嗤一笑,啐了声:“傻子。”苏三省的脸红得比虾子还要红,手足无措地看着李小男,舔了舔嘴唇问道:“咱们开始?”

  苏三省也赶忙帮忙,他的动作又重又快,花生红枣四处飞溅,等到床面都清理干净之后苏三省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他们两个人静默了一下,苏三省突然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子,傻笑着说:“嘿!真不是做梦啊!”

  他脑海中纷纷杂杂想着自己之前看得那些书,只能模模糊糊想出个影子,更多的是凭着本能,他抚琴一般拂过她的肋骨,粗糙的指尖带起一阵战栗。李小男不甘示弱似的扯开他的浴袍,手指顺着他的侧脸划过喉结划过有着疤痕的胸膛,最后描摹他一处处疤痕的形状。

  苏三省颤抖着手解开李小男的浴袍,瓷器一般的肌肤裸露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泛着温和朦胧的光晕——他屏住了呼吸。

  他带着茧子的手穿过李小男的发丝,不敢多用一份力,像拂过一匹上好的绸缎,他的手抖动的频率有些高,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苏三省和李小男并肩坐在铺满了花生红枣的大床上,婚礼是刘兰芝帮忙准备的,可是家具与床上用品,却是苏姐一手操持的。

  李小男扑了扑热得不行的脸颊,长呼了口气,一边吹这头发一边噘着嘴自言自语:“哼,三省平时看着挺老实的,没想到……”

  等他觉得吹干得差不多了,他关上吹风机,慢慢将吹风机放到床旁的柜子上,一手解开浴袍带子一手推着李小男的肩膀将她推到了床上,自己也跟着覆了上去。

  当李小男裹着浴袍头发湿漉漉地从浴室里走出来,一双眼睛氤氲朦胧又清凉透彻地看着他时苏三省只听见脑海中懵然一声,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李小男有些羞涩地打量苏三省两眼,低声道:“你不去洗澡吗?”

  李小男正在吹头发,苏三省浑身都有些都抖,慢慢从容地走了过去接过吹风机温柔地替李小男吹头发。

  李小男睁大眼睛,故作不懂:“开始什么啊?我去洗澡,忙了一天了,可把我累死了。”

  她笑起来带着一点天真和有恃无恐的娇怪,苏三省呼吸沉重起来,他不再说话,慢慢凑过去去吻李小男,眼睛、眉毛、鼻子、嘴唇……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