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

”早些天老秀才去城里朋友家做客
更新时间:2019-10-07 17:23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这头老牛被牵回家以后,不吃不喝,没过几天就死了。姜大勇没有食言,在地头挖了个深坑,把它给埋了。

  自此以后,姜二狗那母牛就好像生了双胞胎,一份乳汁供养两张嘴,牛犊和婴儿分着喝。直到一年以后,这边的儿子会吃饭,那边的牛犊能吃草,这才给断了奶。

  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老秀才忙伸手接过了牛奶:“敢,怎么不敢呢!”早些天老秀才去城里朋友家做客,朋友的儿子刚从东洋留学归来,每天早晨都要喝一杯牛奶加强营养呢。

  民国元年,汉江边有个姜家村,每年七八月汉江涨水的时候,村里人就用从河里捞东西,有柴火,也有一些家具,这都是从上游冲下来的。这一年的夏天,姜二狗不仅捞了一大堆树干、树枝,还捞起了一条牛犊子!

  有热心人跟着姜大勇一起追牛,一直追到姜二狗的坟地,只见那老牛长鸣一声,“扑通”卧倒在了姜二狗的坟前。姜大勇自然跑在前边,一把抓过牛缰绳死命拉扯,把老牛的脖子拉得老长,几乎要把牛鼻子拉掉,而那老牛却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不正常的是,姜二狗的儿子姜大勇要卖掉这头牛。老牛既然不能干活,要它何用?姜大勇已经去镇上问过,这样的老牛开汤锅的也收,只是老牛的肉难煮,也不大受食客欢迎,所以价格压得很低。再低的价格也要卖,能收一文是一文,总比白养着强。姜大勇和老婆商量以后,就去牵老牛上街。

  这时候姜二狗端着个粗瓷大碗过来了。两个人是平辈,只是姜二狗要大几岁。姜二狗端的是半碗热牛奶:“老弟,现场不是民国了么,听说城里有人拿牛奶当茶喝。我家那母牛奶水旺,我就挤了这些,你看敢不敢饮了小儿应急?”

  那牛可真是通人性,好像已经预感了姜大勇的意图,缰绳刚刚解开,它就猛地从姜大勇的手中挣脱,拼尽力气往村外跑。

  大家不忍心看这惨状,忙七嘴八舌询问原因,才知道姜大勇是要卖牛。村上的人都知道这牛对姜大勇家恩重如山,忙劝姜大勇松手。姜家村人古道热肠,民风淳朴,对耕牛这样的大牲口就像对家人一样,把丧失了劳动能力的高龄老牛养起来,老死以后就深埋在自家地里,任其与土地融合,没有人为了仨核桃俩枣把他们卖给屠户汤锅。这种做法虽然没有写入村规民约,却是世代相传,无人违例。

  姜二狗去世以后,那头母牛也一蹶不振,草料吃得少了,走路慢腾腾的,一点儿也打不起精神,再也不能拉车犁地了。要说也不足为奇,这头牛到姜二狗家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岁的老龄牛,即使没病没灾,也到了退役的时候。何况这通人性的牛年年产犊,干活卖力,早已耗干了精气神儿;又何况它与姜二狗感情深厚,姜二狗的去世对它打击太大,因此出现疲惫之态也属正常。

  可那姜大勇是个爱财如命的人,不管大家如何劝说,就是抓着牛缰绳不松手。还振振有词地反驳大家:牛对人再好,它也只是个牲口,而牲口就是供人驱使和享用的。再说了,我家世代以编织箩筐为业,没有养过牛,所以就可以不遵守你们处置老牛的规矩……

  那牛犊子被姜二狗用抓钩卡着脑袋拉上岸时,已经腹胀如鼓,奄奄一息了。姜二狗的儿子姜大勇劝他:趁着还有一口气,抓紧宰了吃肉,如果等它自个儿咽了气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忙问那该怎么办?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